这是一只小号君
上海死宅
杂食cp粉,申花球迷
偶尔在这发文

厌极生爱 20

等!

坂田小春卷:

abo)ooc)季更填坑)




  ——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张继科的手顿在马龙细致折好的袖边,眉头稍稍蹙起,怀疑自己的听力是否出了什么障碍。这句话放在他和马龙之间有着近乎可笑的愚蠢,站在他面前皮肤白皙的男人却显然不这样想,暗棕色瞳孔直直投掷在他五官,甚至让张继科有种被他看穿的错觉。




  马龙眉梢眼角的冷漠并不期待问题的答案。




  这个发现莫名让张继科心脏狠狠被击打,他的手指挨到马龙温热肌肤,微末热度揭示这人冷冽外壳下的柔软,从他蝴蝶般颤动睫毛流连到紧抿唇线,那种自骨髓深处踊跃奔逃的热络情感四处窜流,张继科放纵了自己,尽管他内心清楚知道自己过不了几秒就会后悔。




   ”我是——“张继科就着姿势握住马龙的手腕,缓慢郑重贴上他的心脏位置,湿润手心浸透贴身衬衫,沉缓跳动的频率每一下都像在碰触马龙的手心。alpha的声音与他不同,与生俱来携夹风雨之势,”我是喜欢你。“




  像是心血来潮的恶作剧,说着,张继科喜欢马龙。




  马龙想自己该无动于衷的嘲讽回击,眼眸所触,张继科堕下来的情感是大雨将至的乌云压城,散发令他头皮发麻的陌生情愫,无处可逃。他的身体不能动弹,最恐怖的想法侵占了他的大脑,可笑却可怖。




  老天,放过我吧。他近乎哀求的祈祷。




  这是他人生里听过的最不好笑的笑话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需要我重复一遍吗?“张继科的脸上浮现熟悉的狡黠笑容,他每次在作弄马龙时总是这副少年气的任性,马龙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过于亲密的距离,张继科只需要轻轻低下脑袋,在暖黄色的光亮中,马龙只来得及看清他明亮笑眼,柔软唇瓣故意的沿着脸颊一路刮蹭及耳边,唇挨着的地方像燃起燎原之火,不知是气的还是缲的,明艳的红飞上马龙脸颊,在张继科不轻不重的低语声彻底爆炸,”我喜欢你,想跟你上床,想标记你,想让你为我生孩子,想跟你过一辈子的那种见了鬼的喜欢。“




  ”......“




  千万句狠话潜伏在喉间,马龙却没闻到alpha咄咄逼人的信息素,异常温和,仿佛这一刻站在他眼前的张继科,褪去对立者的身份同时也失去高高在上的主动权,他可以不费吹风之力就要多年宿敌俯首称臣。类似报复的快感有些麻痹他的思绪,马龙的慌乱转瞬即逝,他镇静的更似残忍,”你喜欢上一个懦夫?张继科,省省吧,多用脑子想事——“




  声音突然截断,因为他位置的稍微移动,马龙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在门边抱着盘子想要紧紧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假装隐身的樊振东,他表情一变,恶狠狠皱眉,如果樊振东一开始就在门口,以张继科的位置一定能瞄到,这么惊天动地一席话的倾诉对象压根就不是他,而是以演员的身份说给樊振东听的,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解释的通了,张继科莫名其妙的突然深情,只是他们俩多年逢场作戏产生的应急反应。




  心脏坠回胸腔,马龙紧接着扯开个轻蔑的笑,他长得太乖,千般轻蔑都化成柔情,尾音软糯,“逗你玩呢,继科儿~”




    张继科站着没动,也没再看他,眉眼低垂盯着没拧紧的水龙头,水吧嗒吧嗒掉进池子。




  “龙......龙队,我来...就是来放水果盘!我啥也没听见!”樊振东猫着腰从门边绕到流理台,边笑边挠后脑勺,一如既往的天真傻气。




  “小胖,我不是龙队了。”马龙也笑得风轻云淡,侧过身轻轻挨着张继科的肩膀走到樊振东旁边,他伸手接住因为慌张差点打翻的水果盘,苦憾早被磨灭,接受现实也并不难,“你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哥。”




  樊振东愣了一会儿,面貌既是多年前朝夕相伴的伙伴,气场却变了,周水不漏藏得隐秘,他笑起唇角还有稚气,“说什么呢,哥,我一直当你是,你就是。”




  客厅的人嫌他们在厨房磨蹭太久,扯着嗓子喊魂。




  樊振东也不多说,亲亲热热挽着马龙的手往外走,也不管那被他们瞥在一边的张继科。




  水声滴落按着固定频率,搅的张继科头晕目眩。心悸带来的放空让手指尖发着抖,别说傻话,别付出真心,要知道那是马龙,被抓住软肋弱点分分钟反击到他再翻不了身。




  难受却是真的,难免嘛,真心对讥笑,都是报应。




  一家人围着圆桌坐了个圈,马龙和张继科挨着,温暖透亮的灯光映的每个人笑意多出几分不真实,空缺太久的欢声笑语,猛然袭来,马龙低着头稍稍露出个无奈笑容,人啊,就是太贪心,抓着点好就舍不得走。




  马布里吧唧喝酸奶,刘国梁呼噜两把崽子毛,逗:”我看看,咱们的小龙崽怎么没长角呀?“




  肖战紧随其后揉着崽子小脸,宛如看失散多年的孙子般止不住满脸笑意,”哎哟长得好乖,还真别说,这崽子长得跟马龙和张继科小时候真像!又粉又嫩的!“




  任人揉圆搓瘪的崽子眨巴眼看着袖手旁观的爸爸们,深知唯有自力更生才是硬道理,奶音张嘴即来:”伯伯们,我没有角的,不信你们摸摸看我有没有尾巴?“




  一直和善笑着旁观的秦志戬忍不住上手了,”等你长大了就会跟你爸爸一样有角有尾巴了~“




  崽子若有所思点头,对马龙越发崇拜,可以说是私生脑残粉了,真想不到他爸爸年轻时候也是很能打的!




  正唠着嗑,马龙转头回来就瞅见自家师弟夹的菜在他碗里堆成小山,结婚几年的男人看着越发成熟稳重,笑着看他那双眼却仿佛还是好多年前录歌时,他跑调跑出了五环,不好意思看着歌词笑,他师弟就坐在对面给他解围,手圈成个小喇叭喊,马龙我爱你!




  马龙说:”再多我吃不下了。“




  许昕一愣,停下还在夹菜的手,笑道:”师兄,我就怕你吃不好穿不好,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我还不得多让你吃点!“




  马龙声音便有点涩,轻轻夹了块排骨放许昕碗里,说道:”是我不好,算是给你道歉了。“




  许昕觉得后背烧,余光一瞄,师兄旁边的张继科正虎视眈眈,视线从他碗里的排骨移到他的脸,冷冷哼了声。他莫名觉得好笑,都老夫老妻了张继科还这么爱吃醋,山东醋王真厉害。




  酒敬得差不多,孩子也逗了,该问的该叙旧的也通通聊得七七八八。




  这场晚饭的真正目的终于要浮出水面。




  刘国梁轻咳一声:”你们俩暗度陈仓这事队里也不追究,但隐瞒omega身份这事总局还是给了处分,不过,现在争议的火热,估计上边要变天。马龙,我就问你一句,你还想回来吗?“




  这话问的有些可笑,怎么可能呢,就算五年前是他的巅峰时期,但一个再好的运动员,五年来没有进行系统训练和针对性技术指导,回国家队能干嘛?陪练?捡球?好多事儿能做,参加大型世界比赛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马龙不动如山,笑得几分自嘲:”教练,你明知道,我回去是不可能的事了。“




  刘国梁:”不,我说的是教练聘请,我们有个新策划,组建了一个试行的苗子队,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拔尖集中训练成为后备主力候选。我想来想去,你都是带这批孩子的最好人选。文件已经下来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这抛来的橄榄枝几乎把马龙砸懵。




  教练?他以前确实有过打算,但现在他的状态,处在舆论中心承受外界的流言蜚语,还突然摊上个青梅竹马的双子星标配老公,用这种浮躁的状态去当教练,简直可以说是误人子弟。何尝不想,放在这个时间段恰恰是太不适合了。




  马龙深思熟虑半天,回道:”教练,能给我段时间考虑吗?“




  刘国梁也不急着要人立马答应,应了声好便欢欢喜喜提起另一出大事,眉目间的喜庆掩都掩不住:”这事不急,大家急的啊,是另一件头等大事!你和继科偷摸着扯了证生了小娃娃,要不是媒体曝光,你们还打算瞒到孩子长大是吧?张继科你可真好样的,真没辜负我对你的'相信'啊!“




  躲在媳妇旁边咸鱼的张继科一听就知道兴师问罪来了,委屈巴巴:”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




  一杯酒灌下肚,腰际突然被掐了一把,马龙皮笑肉不笑凑到他耳边:”差不多得了,待会喝醉了我可没手扛你回去。“




  瞧瞧,这根本就是媳妇儿式娇嗔劝酒嘛!张继科酒意上头,酡红着脸,硬生生听出了膨胀感。两个人挨得这么近,马龙白晃晃的皮肤散着omega的甜味儿,像是被蛊惑般,他就着这个姿势亲了亲马龙的侧脸,说道:”好,你说什么是什么~“




  樊振东忙不遂捂住颇有求知欲的崽子眼睛,干笑着哄:”咱们不玩这个,乖,听叔叔话!“




  崽子听话的任他捂着眼,声音清脆明朗:”爸爸在国外天天都这样的!“




  天天都这样???




  张继科撺紧杯子,在好友们一片绿意盎然眼神中镇静自若,好生气啊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哦,国外亲来亲去的很正常嘛~“没错,马龙在国外亲来亲去关他屁事啊,他在这高潮个什么劲?傻逼吗?




  瞄到马龙悄悄抬手嫌弃的擦脸更生气了,给别人亲就行,给自己碰一下就这么嫌弃,操,有洁癖的是他张继科好吗?!




  吃完狗粮反倒放下心的刘国梁又继续说话:”事已至此,我们大家伙开了个会商量了一下,你们俩补办个婚礼吧。婚礼团队都给你们联系好了,过两天让许昕把联系方式给你们。“




  ”婚礼?!“




  异口同声的两脸懵逼。




    ”没错,就是婚礼。“秦志戬笑眯眯肯定点头,”算是给你们俩这个事的处分。“




  玩脱了......




  虽说领了结婚证,但平时两个人还能是各走各的,要真举行了婚礼届时可就是彻底国家认证了。张继科倒不怕,他就是在想马龙心里是个什么想法,是办还是不办?




  马龙稍稍皱眉,沉默的盯着气泡炸裂的透明玻璃杯,看不出什么想法,但用脚趾想想,也知道不会是高兴一类。




  电话不合时宜响了。




  张继科掏出手机,屏幕上是不常联系的名字,他神色沉下来,握着手机说了声不好意思便躲到洗手间接电话,按下通话的手不自觉带着颤栗。他做了个深呼吸,预感告诉他,所有的真相,谜团,秘密,即将浮出水面。




  ”张先生,结果出来了。“


        



评论
热度(80)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 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