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小号君
上海死宅
杂食cp粉,申花球迷
偶尔在这发文

【昕博】Firefly.V3.5.完结章

40分钟看完了全文
不长也不短
写得特别好 值得一看
除了最后一章全程哭得死去活来
还好最后重生了
HE

Gedong:

BGM:高珊 -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


前文: V1.1  V1.2  V1.3  V1.4  V1.5


           V2.1  V2.2  V2.3  V2.4  V2.5


           V3.1  V3.2  V3.3  V3.4




电梯


持续关注更新的话,建议订阅生翼而飞这个TAG


国际惯例勿上升真人,OOC都是我的锅


阅读愉快。


完结撒花啦w






  9.


  两个人这种姿势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他们周围已经在渐渐聚集人群了,不少人认出了这是知名电视台的当家主持人许昕和方博,都掏出手机对着两人就狂拍,然后低头传到微博。


  方博指使着许昕拿行李,他走在旁边,单手拿手机兴致勃勃刷新着微博首页,另一只手被许昕包裹着,直到走到了车前才放开。


  方博这时才后知后觉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理应低调点不能妄图搞大新闻,脸红红的坐在副驾驶上。


  手机震了下,他解锁手机,是周晋@了他。


  @周代魏晋南北朝:@A方博 我怎么不知道你俩这么腻歪了?之前不还吵架呢吗[呕吐]//@陆青晚QAQ:#昕博# 大型屠狗现场[图片]×9


  原博的转发评论数量已经十分可观了,方博闲着没事翻了翻,还是想开了,他瞄了眼认真开车的许昕,转发了那条微博。


  @A方博:小别胜新婚你懂不懂[白眼]//@周代魏晋南北朝:@A方博 我怎么不知道你俩这么腻歪了?之前不还吵架呢吗[呕吐]//@陆青晚QAQ:#昕博# 大型屠狗现场[图片]×9


  他哼哼,这是我的恋爱,干嘛还在意别人怎么看。




  许昕把车开到电视台楼下,拉好手刹转头要说什么,却见方博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他顺着往前看,看到了角落里李识和一个男人交谈的场景。


  他空出的手去握方博的,捏了捏,捏出汗来。


  直到李识和男人分开走进公司后,方博才泄了气软下紧绷的弦,说话的声音闷闷地:“我想回家了许大蟒。”


  “好,”许昕连忙应允,“那等我补完最后几个镜头再一起走吧,还要再买点菜回家烧。”


  “买什么菜,随便吃吃得了。”


  “那可不行。”


  许昕弯了弯眼,晃晃两人紧握的手:“今天可是结婚三周年。”


  方博看了他一眼,笑了,又说:“不对。”


  “嗯?”


  “是三十三周年,”方博抠着许昕的手指甲,又说了一遍,抬头时眼里的光直直射进许昕心里,会心一击,“三十三周年,你别忘了。”


  许昕没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心头又酸又甜的。




  等两人进了录影棚,迎面过来的都是员工戏谑的目光。许昕没看见似的带着方博来到了坐椅子上的秦志戬面前。


  秦志戬不急不缓地吹去手里茶杯上头扑腾的热气,看都不看许昕一眼,显然是气着了:“你浪没边了还知道回来啊。”


  许昕赔笑:“对不起啊师父,我这不是急吗。”


  “那你就得跟全组人道歉,跟我说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等你等那么长时间。”


  许昕会意,转身拍几下手,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朗声:“刚才我让大家等我等了那么长时间,真是抱歉了,在这我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了,还请你们原谅。”他鞠了一躬,又说,又说,“为了给大家赔罪,待会儿结束以后,你们定一个地方吃饭,钱记我账上。”


  员工们相对视,随机棚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还有人高声询问:“昕哥博哥你们也来吗?”


  “我就不去了,”许昕手搭着方博的肩,随意得很又不失强烈的独占欲,他笑着,“今儿我结婚三周年,不和你们闹了,不然你们博哥得生气了。”


  陆续有人捂着眼吃狗粮边过来说结婚三周年快乐,许昕一一谢过,人走完了再看秦志戬。秦志戬喝下一口茶,但仍板起脸训:“还不快去工作!”


  许昕皮着脸应下了,转头叮嘱方博乖乖待秦志戬旁边,方博实在不耐烦了才笑着走开。


  方博在秦志戬旁边坐下了,有点忐忑不安,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苦着脸地对着工作的许昕看,脊背不自觉挺直,正襟危坐。


  秦志戬对他态度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方博疑心秦志戬并不喜欢自己,又碍于徒弟的面子才不至于摆脸色。以前许昕有宽慰过说秦志戬还挺喜欢他的,只是傲娇了点。方博却不信。谁会相信,秦志戬这么一个护短的师父,会喜欢一个让自己徒弟差点断送光芒四射的职业道路的人呢?


  秦志戬见方博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心里暗叹了口气,一面不动声色地说:“昕儿还真挺喜欢你的。”


  “……啊?”方博意外地转头看秦志戬,没反应过来。


  秦志戬指了指许昕:“昕儿看着不踏实,可做起事来那种劲儿没人比得过他。生活上是,工作上更是。我看他从大学开始到现在,还没几个人能随随便便就打乱他原有的计划的。”


  “你是第一个,而且还不止一次。”


  “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是因为你生病了?肠胃炎吧好像。你光知道许昕在你病房照顾你了,却不知道那天许昕是本来要去参加一个高校邀请赛的,如果表现得好的话就可以被选中,比其他人还要早地去德国留学。而他,为了你就放弃了这种白送过来的机会。”


  “第二次,我好不容易在那个德国人临走之前把昕儿弄进留学生队伍去了。结果呢,临出发前,他又跟我说不去了。好,一问,还是因为你。”


  秦志戬到现在都还清晰记得那日许昕眉眼间的执拗。他问许昕值不值得,许昕却说不知道,还要交给时间来定夺。机场人来人往,喧闹得很,他最后就听到许昕笑说,师父,我实在不想离他太远。我放不下他。


  那他还能说什么呢?


  “第三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他住院了,视力受到了影响,脑子也有点后遗症。你知道他病了一段时间,却不知道那段时间他错失了一个很有分量的奖项。那个奖项够他在圈里驰骋一段时间了。可是他受伤了,不能再继续之前的工作,还主持了个节目,跟自己的专业都不对口。幸好他之后又开始接工作了,虽然数量小,但好在都是精品,才不至于把这条路走到头。”


  秦志戬看了眼方博,他那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看向许昕,手指搅和在了一起,指尖泛白。


  “方博,我实话跟你说。一开始我是的确对你有所怨言的,甚至可以说不怎么喜欢你。但是那些东西大体上错都不在你,时间久了我也就放下了。更何况,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连肖战这个挑剔的人都说你好,我没有理由不喜欢。我今天跟你说这些话,不是想要引起你的什么后悔啊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而是想要告诉你,昕儿看着豁达,实质就是认死理,你看他那么多年下来了,都还能为你做那么多打破他底线的事儿,这就是他的喜欢、他的爱。在事业上,你们两个已经是并肩了,这已经足够了。但你还要对自己再自信一点,这就是我第二个要跟你说的,你要记得,你值得昕儿这么对你,不要觉得受不起。”


  方博咬咬下嘴唇,莫名有点想哭。


  “不过,”秦志戬换了个话题,“今天昕儿的情况真的和以往不太一样。你们之间是怎么了吗?”


  “……我们,”方博犹豫着,“我们之前吵架了。”


  “吵架?不至于吧,”秦志戬哑然,又见方博支支吾吾的,只好作罢,“算了,不说也没事。这种小夫妻的事还得你们自己来调剂,只是以后别再做出像今天这种工作到一半就走人的事来了,别让人落下话柄。”


  方博松了口气,想了想,又踌躇着开口:“秦老师……照您刚刚说的……您早就知道他喜欢我了?”


  秦志戬怪异地看着他:“你们两个人尽皆知啊,也就你们当事人还以为隔着山,其实隔的是一戳就破的纸啊。”


  方博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又有点庆幸。


  还好,现在都还来得及,那些错失的岁月都还来得及补救。


  “博哥。”


  是李识。


  方博有些不自然地抓抓头发:“怎么了?”


  “刚才昕哥突然说要解雇我,”李识有点沮丧,“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原先都还好好的。”


  哼,方博莫名放松下来了,心中暗着笑,嘴上担忧着:“那我也不知道啊,先前我不都在外地出差的吗?”


  “啊……那博哥你帮我跟昕哥说几句吧,昕哥肯定听你的话的。”


  “那我也不怎么干涉他工作上的事啊……”方博看李识失望的神色,改口,“我尽量吧。”


  李识喜笑颜开:“谢谢博哥了!”


  “不客气不客气,你要接下来没什么要紧事就先走吧,我和许昕待会儿一起回去。”


  “哎好,”李识抿着嘴走远了,方博看着他的背影,蓦地有些悲凉。


  他收回目光,正好对上秦志戬若有所思的眼神。


  “这个小助理可不简单,”秦志戬说,提醒方博,“你们以后小心点,防人之心不可无。”


  方博应下了,他复看往许昕,那人眼睛眨了眨,眼中的调侃意思就穿过空气猛敲击他的心脏。






  10.


  他们回家吃了饭,很简单的四菜一汤,但都是自己做的,在暖色灯光下更衬出别样的家的氛围。方博许是太久没吃到饭了,一口气几碗米饭下肚。许昕怕他一次性吃太多胃又会不舒服,想着要阻拦方博再乘一碗饭,却又在方博眨巴眨巴大眼睛的攻势下败下阵来,无奈叹气,脑子里已经在想怎么给他消食了。


  饭后许昕去洗碗,方博果然吃撑了,仰在沙发上装死。等许昕端着一杯水和消食的胶囊走过来,他又猛地坐起来,胶囊下肚,然后兴致勃勃地:“去看萤火虫吧!”


  “啊?现在还什么萤……”许昕顿住,他看到方博的眸子,想起自己上一世原有的打算。


  带他去看萤火虫,那么美好的景象,他一定喜欢。


  许昕笑:“你胃不涨了?到时候要在路上吐出来我可不管你。”


  “你敢不管我?”方博扑上来作势要掐许昕脖子,最后还是转移阵线改捏脸,“我保证我不会在路上吐出来的,行了吧?”


  许昕拿下他的一只手凑嘴边亲了下,方博红了脸,却没想过缩回来。


  “你跟我保证过多少事自己清楚,尤其是车,被你蹂躏过多少回了你说?”


  “哎呀……那、那有不是我的错……是车先动的手!”


  “行,”许昕被逗笑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方博哼哼:“本来就是……”


  他还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再多说一句都是浪费,便索性闭了嘴,任由许昕将两人的距离缩短至零。


  他们耳鬓厮磨,不含情色,无关风月。


  ……


  “……还走不走了……”


  “嘘……再亲一口……”






  方博果真如他保证的那样没有在路上吐,他只是换了个地方吐。


  许昕给他拍背,一边嘴上习惯性地嘚啵一句:“博哥可真行,没在车上吐,有进步,很可以了。”


  “滚。”方博有气无力地揉着肚子,许昕给他擦过嘴巴后强打起精神来,“带路吧你。”


  “能走吗?要不我背你?”


  “不用了,这天这么暗,万一把我摔了怎么办。”


  “我都背你那么多次了也没见真摔着了啊,”许昕改牵上他的手,带着往前走,“你再沉,我背不动也得背一辈子,永远都很稳的那种。”


  方博被他拉着走,低下头抿了嘴笑。




  他们在山间小路走,路边的杂草悉悉索索刷过裤脚,划过露出的脚踝,有点痒。


  不知走了多久,方博只听得许昕在前方说了句“到了”。他绕过许昕往前走了几步,亮光就照亮了他的脸。


  豁然开朗。


  首先看到的是漫天飞舞的“灯”,这些“灯”每飞过一处就把那处照亮了,足把周遭的林木都看了个遍。还有“灯”静卧在草丛里,也不怕把草烧着了,就在其中等待,仿佛已等待了千万年。


  再往前看,就是树木之间安静流淌的湖水。湖水尽头上方悬挂的明月把湖面照得波光粼粼,再衬着“灯”的黄绿色光亮,竟显出别样的蓝色来。明月朗照,蓝黑幕布下的天空不见星辰,只因那星辰都化为了林间的“灯”,它们就是星辰。


  方博放轻了呼吸,他情难自禁地走进这场美景,把自己置身于星辰之间,伸手,一只小小的“灯”就缓缓停驻在他的掌心。


  他与“灯”对视,仿佛感知到了这只“灯”的生命长河。然后“灯”飞走了,带走了他的一点儿思考,又留下了什么。


  留下了什么呢?


  一股莫名的情感浪潮开始席卷他的全身,侵占他的大脑,让他不由地颤抖。


  方博回头,他看到了许昕还站在角落,深色的阴影让他看不清许昕的神色。


  他在想什么呢。


  那股浪潮驱使着他往回走,走向许昕,走向他的未来。


  “你……”


  “我……”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笑了。


  方博索性扔掉了脑子里的东西,也不说话了,径直往前又多走了一步,伸出手迎上许昕敞开的怀抱。


  方博觉得刚才他们应该想的是同一个东西。


  不用多想,他们彼此足够了解,不用言语就可以理解到对方的想法。


  但他还觉得有一句话必须要说,那是一种既定的仪式。


  “谢谢你,”方博又默默环紧了,把脸埋进,“……我爱你。”


  许昕满眼“星光”,偏头亲吻了下方博的耳垂。


  “喂!”方博抬头,“就我说不公平。”


  “好……”许昕摸他的头,想了想,“你就是永恒。”


  “而我抓住你了。”


  千万只“灯”瞬间腾飞,迷人眼。






  后来他们又抽空去了苍山。


  还是那批送蔬菜的村民,两个人跟着上山,到山门的时候还是那个小僧叫了一批和尚过来把菜蔬送去后厨。


  “二位施主,请随我来。”


  还是那位小和尚把他们送到了方丈门前,他们一起推开了门。


  方丈闭着眼一一数过手中的佛珠,不言一语。


  “大师。”


  老僧停下动作。


  “到底还是一起回来了。”方丈轻叹,从袖管里摸出了一串珠子,“施主,这是先前寄存在我这里的,是要还给施主的时候了。”


  方博看许昕一眼,而许昕只让他放心去接。


  微凉的触感在手心里产生,然后握紧,那串珠子不消多久就变得温热。


  方博正了脸色,退了几步,鞠躬:“谢谢大师。”






  当天晚上,许昕半梦半醒间感觉有个人坐在床边,他揉着眼想看清,那个人先开口说话了:“许昕,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明早再说……”


  “我问你,这一世你们最后能够互通心意一起走剩下的路,那上一世呢?”


  “……什么意思……”


  “也不能说上一世,原先的那条世界线吧,在那条世界线上的方博死了,许昕最后也死了,所以被两个人留下来的那些人呢?他们怎么办?许方、小小、许方的妻子,还有一众朋友,他们怎么办,怎么面对没有他们的残缺的世界?”


  “你在这条世界线里,就真的安心吗?”


  许昕蓦地清醒了,他摁亮了一边的灯,找到眼镜戴上,环视四周,房间里却没有了第三个人的存在。他愣了愣,怀里方博拱了拱,拉回他的注意力。


  “……睡觉啊许大蟒……大半夜的你不困我还困……”


  许昕只好重新放好眼镜,灭了灯,把方博再一次抱紧,低头亲吻他的发旋:“好,你快睡吧,我也睡了。”




  第二天清晨,许昕在床上睁着眼懵了一会儿,想起昨晚上亦真亦假的追问,突然打了个激灵。许昕原本对这种东西都不怎么感冒,可如今他的处境已经逼得他不得不要去考虑更多这方面的因素。如果是真的,也就是说不存在什么上一世下一世什么重生,那么他和方博的“重生”,极大概率就是从一个世界线跳跃到了关键的时间节点,然后他做出了与原有历史不同的事,并催生出了一条新的世界线。也就是说,他们这个世界就是在这条新的世界线上的。但这也不影响原有世界线里世界的变化,每一条世界线都在变化着,不会因谁的消失或是出现而停滞了步伐。


  可也说不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苍山寺的方丈怎么说。这条世界线上的方丈理应是还没有经历过他在原有世界线上做的把珠子交给方丈管理的事的,为什么昨天还会说出那种话?


  ……但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


  方博从盥洗室探出一个头:“你墨迹什么呢,节目组都快到了。”


  许昕甩甩头,甩走了那些愁思,找了件卫衣套上,裤子是穿的牛仔裤。他走进盥洗室,和方博一同对着镜子站好。


  “你怎么这么激动,节目组说好了10点过来,你6点就醒过来躺不住了。”


  “毕竟是第一次上这种节目,还是以嘉宾的身份,正常。”许昕手拿了牙刷,方博熟稔地挤着牙膏管把牙膏挤上去。


  许昕刷着牙,嘴里泡沫吐干净了的时候早就收拾好的方博还磨磨蹭蹭着没出去。


  “怎么了?”


  “……我有点紧张,”方博眼上挑着看许昕。


  “啊呀,那怎么办呀?”


  方博鼓了下嘴,凑上来飞速在许昕颊边碰了下:“亲下就好了。”


  许昕抓住他的手,轻咬了口指尖,笑道:“你那都不是亲,让你昕哥教教你什么才是亲。”


  重点是,不管到底有没有世界线这东西存在,只要他把握现在,那就不算辜负了所有世界线上的许昕和方博和所有人。


  这个许昕这么想,那其他许昕也必定这么想。


  因为他们心里怀揣着的,都是爱,那再多的李识再多的小动作,都只会让这都是一样的爱,只多不少。






  “许先生,方先生,讲述一下对方的最大的优点。”


  “看到了我。”


  “没有放弃我。”




  “那再用一到两个词来概括一下你们的恋爱过程?”


  “得之我幸。”


  “桑榆未晚。”


  


  “许大蟒,这首什么歌啊。”


  “我看看啊……《罗宾》,怎么,好听吗?”


  “粤语啊听不太懂,但是副歌挺好听的。”


  “歌词更好,我来念给你听啊。”


  “无论你想拯救宇宙/或坐于屋顶望月球/仍永远有我充当副手/难分左右只分到你的身背后/仍等你头一仰就跟你走/无论企鹅操纵气候/或有小丑侵略地球/陪你去对抗种种对手……”


  “你这是在向你博哥表白吗?”


  “可是我在你身边啊,你觉得我在你背后吗?”


  “你无处不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后,他们便一直在一起。或许会开咖啡店,或许会有一个叫许方的儿子,或许会有一个叫小小的乖巧孙女。


  可世界线再怎么变,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许昕和方博,即是永恒。










END


===============================


桑榆未晚我特地查了百度,大概意思是在一个地方失败了但是在另一处获得了成就,在文里的意思就是博er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是有了许昕,有了爱情。


全篇95213字。


终于写完啦w感觉自己特别棒x


不管怎么样,Firefly是我完结的第二个中长篇,亲女儿没得说,我得护她一辈子【。


希望你们会喜欢整个故事。


最后提到的世界线,我本来大纲里想展开写的,但是写到后面,就感觉展开的话,这篇小说的元素就太多了,已经有ABO、破案【哎那叫破案吗】、重生了,再加一个世界线会不会就变成了小说的累赘?小说会不会因此变得沉重起来?出于这种考虑,我就把世界线稍微提了一下,并没有展开来详细讲。


不过我还是想要讲个想到世界线这个设定的契机。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过or看过别人玩过善人死亡这款游戏,这个游戏里讲了一个故事我简单整理了一下,就是以下情节:



100台摩托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遇到了岔口,一条路西北,一条路东北。


西北方向开,大卡车撞了车队,100死了90,剩下10个人继续往前,发生了超常现象,幸存者之一的意识穿越回了过去,选择了西北,所以无人牺牲。


但是原先剩下的10个人怎么办,他们会因为其中一个幸存者改变了过去而不存在吗,而在继续前行路上发生的事情并非全是不幸,就因为改写了历史而把这些都抹消真的好吗,他们的存在就这么没有价值吗



你们也可以直接忽略了啦XDD


这里贴一个《罗宾》的网址,是张敬轩唱的:罗宾




以及,之前说了满400Fo就发一个脑洞很久的獒龙短篇,嗯...这个还是随缘吧,看我什么时候写完,写完的那个星期周末就会发。最近还是处于构思的阶段。


哪里没懂的可以问,有BUG提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改了【什么


可能会有番外,但是几率挺小的...可能没有后记【因为后记里该写的内容我都在每次更新的内容后面和评论里讲到了Orz】






2017.2.19 4:32











评论
热度(193)

© 哩! | Powered by LOFTER